欢迎访问风尘文章网

说好不哭

时间: 2019-09-27 08:33:52 | 作者:高兴 | 来源: 风尘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2次

  矮小的我永远在第一排,上了高中也没逃此恶运。语文老师开学一周了也没有出现,只布置了一篇周记。十六七的年纪再加上陌生坏境,我对初中生活甚是怀念,周记就是首小诗。

  新的一周开始。我正盯着窗外的麻雀、转着手里的铅笔,等待上课铃响。正愣神,突然有人问:“你是温清和?”我心里正哼着小曲儿,以为是班上同学,头都没回:“是啊,怎么了?”

  “你周记抄的么?”

  我觉得受到极大侮辱,立刻回头想骂“大爷”,却正对一张干净又清爽的脸,厚厚的黑框眼镜下是干净又有神的小眼。我把脏话憋回去,怔了一下,慌忙道:“不是!”

  他咧嘴笑了,牙齿整齐、洁白:“还真不错!”我也笑:“嗯,你也不错。”这次怔住的反是他,只看我道:“老气横秋”。我撇撇嘴:“少年老成……”话没完,上课铃声响了,他转身一个跨步就站上讲台。

  他的第一节课,我在担惊受怕与悔恨中度过,只记得他自我介绍中提到自己是刚入职。忐忑归忐忑,我学习还算勤勉,成绩在班里居上游。班主任对我多少有些偏爱,座位换来换去都是在讲台底下。

  有次学《离骚》,他课本都没带,却是书上的段落与分析。我心里满满的崇拜,最开始看不下去的小眼睛也越来越迷人。窗外的阳光不随天气变冷,一直都那么温暖。

  一次大家集体买古汉语词典,他把我叫到办公室,直接给我一本,说:“第一次课就误会你了,瞧,这是我的歉意。”他笑得狡黠。我没接,他才正经道:“你好像一个人呀!”

  我瞬间红了脸,慌忙低下头。以为是书上老套的剧情,有欣喜也有害怕,哪知他递我一张卷子,上面有张图片,他指着那个希望工程中的大眼女孩道:“看,是不是你啊?大眼像头发也像!”他笑得开心,我心里淡淡的失落。

  原来,十七岁真的是雨季。

  高二时候我选了文科。语文在年级里排得上号,数学每次都拉全班平均分。教语文的班主任每次找我都是满脸无奈。我虽无大错,但小毛病比高一多了不少。

  我喜欢语文办公室啊!说不出的喜欢!

  一次,数学老师受不了我成绩和班主任一起在办公室教育我,我一声不吭。数学老师不高兴,只能埋怨老班:“不能因为你教语文就这样,那你以后教她数学吧!”说完甩手走了。老班叹气,只让我在办公室把错题再做一遍就去班里看自习。

  我正老老实实做题,他推门回来,一看见我就凑上来:“丫头你可真笨,又因为数学挨骂了?给,给你东西吃。”他在自己买回来的一兜零食里随手抽出一袋,道“你咋这么笨?一点都不像我,我高中时候数学可好了,只有英语差点儿。”

  我听见他嫌弃的语气,觉得自己很丢人,整个房间冷冷冰冰,低下头却发现他塞给我的是一袋情人梅。心中愈是发酸,眼泪肆无忌惮流了出来。他瞧见慌忙拍我脑袋:“好啦好啦,你若喜欢吃,我以后都买给你,可别哭了。”他这一句,成功把我逗笑,抬头“你说的啊!”

  我没敢开口“我一辈子都喜欢呐!”

  他见我笑,舒口气:“清和好好学习,别因为数学来办公室了。”

  我忍了满心的苦涩,很少再来语文办公室。只小心翼翼把“情人”两字剪出来夹在本子里。

  再来办公室时候,是高三了。班主任这次叫我来只是例行公事,他找每位同学谈心。再提起数学成绩老班也是鼓励:“刚及格,也就只能上个本科,还得努力。”我点头,班主任似下了很大决心说:“高三了,要是顾不上,就把头发剪了吧。”

  我抿抿嘴,“嗯”了一声便离开。出办公室门口碰见他回来。跟我一小段,问:“小丫头片子,这次来还是因为数学?或是让你剪短发?”他依然笑着,我心疼得猛一呼吸:我心中的少年!说不出话,我只指了指刚到肩的头发。

  他抬抬手又放下,看了四周一眼:“班主任都这样的。会再长长的……”我不等他说完,便逃也似地离开。

  语文晚自习我请了假。回教室时候经过他在的班级门口,我往里看了看,他正在讲台上改作业,猛抬头看见我,又露出洁白的牙齿。我欠欠身子就走了,心里道:“嘿,今晚的月色很美。”

  数学高考时候很难。我去了一个师范院校,也有了自己的手机。有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发信息给他:“你好啊。”

  好大一会儿他才回复:“是你吗?”我激动到满脸通红,正想打电话过去,他却打来,看着自己倒着都能念出来的电话号码,我颤抖着按了接听键。

  他“小秋?”

  我眼泪流了下来,想放肆大哭,却只道一句:“老师好。”

  他立刻喊:“哈,小丫头清和。”

  从此,我们每天都会联系。大概一年之后,我跨省跑回去,站在他面前,喊“亲爱的”。他犹豫片刻,拥我在怀:“丫头长大了呢。”

  整个大学,若非用一个词来形容,便是“甜蜜”。来来回回,中国铁路懂我的情意。我怕距离太远,总是患得患失。他笑话我:“即使你在千里之外,我也永远等待。”那么好听的歌曲他唱了两句,真是难听极了!他不乐意,道:“我可是准备了礼物的,你不觉得好听就不送你了!”

  为了礼物,我只得承认他帅过周董,那一枚小小的镯子在他手里熠熠生辉,他笑得依然灿烂又美好:“丫头清和,恭喜你到了法定结婚年龄!”

  毕业之后,兜兜转转找了份工作。离他不近不远。父母吵吵闹闹,好不容易同意。我们买了房子。每天都去看看正在起来的楼层,像两只猴子一样在工地穿梭。他指着厨房说:“丫头清和,这是你的舞台!”我更嚣张地叫:“哎呀呀,这分明是你的战场。”

  两个人笑成一团,他答应等房子建好就结婚。

  后来两个人不小心有了孩子又没了。心疼到滴血。他话少了起来。我脾气更加暴躁,他不再叫我“小丫头清和”而是“小钢炮清和”。我不搭理他,依然自我。

  从他手机上发现“小秋”纯属意外。我自己手机没电了,用他手机刷知乎,却突然收到消息:“你买的感冒药我已经吃过了,好了很多。肚子也不疼了。”我吼着问他是谁。他不说话,只喝了点酒便睡去。

  我把他踢下床,他红着脸起来:“小秋比你温柔,比你懂事,比你会照顾人。我想和她在一起!可是还是有点难过。清和,我难过。”我嚎叫着把身边能扔的都扔了,浑身冰冷。

  小秋?给我回复的第一条信息里的小秋?闲谈时候说到的初恋小秋?那个结了婚又离婚的小秋?

  我收拾好东西回到自己的大学。

  考研的日子充满孤寂,我一点都不觉得难熬。因为我害怕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会想问他好不好?怕自己知道陪着他的是小秋。

  多么好笑?即使难受,即使愿意和他分手,也万分嫉恨陪在他身边的是她。初恋,多么不公平啊!出现的晚不是我的错,小秋是你的初恋,可你是我的初恋啊!

  我学习很认真。整个自习室里的同学都认识我,称:那个来最早走最晚的人。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旦我来的晚些或走得晚些,脑子里便只剩一个念头:回去!

  我换了手机号也顺便换了套餐。再不上网,也再不和他联系。

  考完最后一场,我心里空落落的。“你还好吗?”是我唯一想说的话,回去是我唯一的念头!打开手机下一秒便有他的来电。所有的隐忍都功亏一篑,我接通电话便泣不成声。他等我哭完,才轻声道:“丫头清和。”我委屈到不行,想哭想闹想问小秋,却只哭哭啼啼说一句:“我想你啊!”

  “那你回来?回来清和。”他略有几分颤抖。我慌忙点头:“好啊好啊!”

  见面之前,我下定决心要问清楚他和小秋。可在车站看见他凌乱的头发和干涸的唇,本来想哭着装可怜的我却忍不住咧了嘴角,飞奔向他:“我的先生,你好吗?”

  去读研究生之前,我们举行了婚礼。结婚那天我差点逃走。即使匆忙,我想好歹他也会剃了胡须。可他不但没剃胡须,连手捧花都是塑料的……

  姐妹们逗他,非得让他单膝下跪,先来个求婚。他只傻乎乎跪下来笑着把花递给我,半句话不说。我也羞红了脸。

  摄影师看不过,说新郎你就再求遍婚。他表情忽而认真,来了句:“老婆,嫁给我吧!”有朋友尖叫:“都没娶到手呢,重来!”他只顾笑,再说不出半句。看我僵着,便直接起身来抱,附我耳边轻声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他踩着拍子,一步两步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当晚,他抚了抚我手上二十岁那年他送的银镯,用疲惫又兴奋的声音说道:“温清和,我一直都知道。你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啊傻瓜?”

  我局促地笑笑:“那,你的眼只许看我以后!”

  我25岁。虽不能和你共度每天,却在亲友面前许下生死相依的誓言。

  工作终于稳定。可是,我们再次有了宝宝又再次没了。

  以前也总会说:尽人事听天命。但那时候多少有些矫情,把这句话发在说说或微博上,既能够显得自己在努力,又好像有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再想起才知道,这句话里充满无奈。甚至是绝望过后也只能如此感慨。果然,人生在世,活下去也需要勇气。

  可能是命中注定我无子嗣。试管也做了,依然无希望。我提离婚,他不肯,只是终日叹气。他年纪大又爱孩子,离婚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止损方式;于我也是种解脱。前后这一折腾,我对孩子已不抱期待。分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静静地打电话给他爸妈,道出实情。

  他第一次吼我:“感情没问题,为什么要离婚?”

  “我懦弱,我扛受不住压力。”

  “谁给你压力了?抱养一个就好!”

  “我介意小秋,我知道你们还有联系。”

  他毫不犹豫扔了手机:“我再不联系了!她结婚时候通知我了。清和,你得相信我!”

  “我不想做试管了,我也不想养别人的孩子。”我盯着四分五裂的手机,淡淡道。

  走的时候,我只带走了自己的证书。

  放不下的人是你还是我?都不重要了。

文章标题: 说好不哭
文章地址: http://www.yfkitchen.cn/article-95-201857-0.html
文章标签:不哭??说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