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风尘文章网

《守护者》读后感10篇

时间: 2019-09-27 08:33:09 | 来源: 风尘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次

  《守护者》是一本由[美]丽莎·温盖特着作,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6.00,页数:434,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守护者》读后感(一):一个人能走进你的生活,并不是一场意外

  作为新闻记者出身的作者根据美国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有组织收养并贩卖儿童的丑闻改编成了这本接近真实的畅销书。全美口碑爆棚荣登各大畅销排行的这本小说以400多页的简体版长度终于来到了中国读者的面前。读后不免心酸和感喟,但更多的是合上书后的一种慰藉和释然。

  全书以两条线交织进行,一条是现实的时间点,一条是被贩卖儿童小时候的时间段,两条线像两条并行不悖的铁轨,慢慢将一个秘密般的故事揭晓开来。现实的线条以外孙女的角度铺开,外孙女从养老院与一位老人的相遇展开了一段对自己奶奶过往故事的追寻和探索,逐步的寻求着故事里的人。久远以前的另一条线从一群被贩卖孩子中的姐姐的视角拉开。这个“姐姐”也即为现实中外孙女奶奶的亲妹妹。因为那段丑陋的被贩卖的经历,导致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七口之家,一夕之间被硬生生拆散。母亲因难产去世,生下的双胞胎被“田纳西儿童之家”收养组织拐骗带走,父亲痛不欲生日夜酗酒,之前生下的几个孩子也被“田纳西儿童之家”收养组织强制掳走。而后各自的命运有了不同走向。

  故事大篇幅的描述了“田纳西儿童之家”“收养”和“贩卖”这些孩子的过程,但过程中的描述又点到为止,没有刻意的宣泄仇恨也没有刻意的回避敏感点,而是让读者沿着那些无声的痛苦感同身受孩子受到的不公待遇。慢慢揭开真相的剧本虽然充满了酸楚和挣扎,但总体的主调还是充满了温暖和慰藉。其中有好心人的理解、帮助,有亲情和友情的包裹,也有爱情点到而至的幸福。作者并不想用丑闻来激发愤怒,而是用理解和释怀来稀释仇恨。

  最后两个耄耋老人重遇后的情景看的人极为感动。老人说,一个人能走进你的生活,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每个人所经历的人生不管如何艰难和充满困苦,或许也都不是一场意外。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这些看似意外的过程中寻找那些坚持和笃定,寻找那些苦中作乐的甜,以及时过境迁的回味。

  《守护者》读后感(二):真实的故事,社会的丑闻

  有一次身体持续的不舒服导致极度颓废,心理有种不久人世的悲观情绪,好似什么都能放下,唯独放不下的就是孩子,左思右想还是得扛着。当时真的是有想过孩子到底托付给谁才更合适,我想过托付给孩子比较亲近的我的父母,但是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如果托付给,我认为教育观和我接近的正当年的亲戚,我又觉得孩子跟他们不够亲,对孩子来讲要补很大的亲情空白,真的是左右为难,所以由不得我颓废,只能坚持扛过来。有了孩子,爱孩子就成了本能。但到底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孩子呢。我想面对孩子仍自我颓废那也不是真爱。

  而小说《守护者》中的那位四个孩子的妈妈奎妮,在一对双胞胎即将临盆时遭遇了难产,在风雨交加的夜里被送去医院后,她的四个孩子就再也没见过她了,经过恐怖的经历后,各自奔向被安排的不同的家庭。

  “金发碧眼的小天使,最适合光闪闪的夏天,联系我们。唾手可得!”其实读者很容易能从广告中读出,这是一桩肮脏的交易。从一个孩子眼中能窥见到各种不同的丑恶嘴脸。但对于孩子,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命运,能进入一个可以给他们足够爱的家庭显然并不容易。但不管什么样的家庭,这些孩子都会被安排给一对父母。他们的人生,从进入田纳西儿童之家这个组织后就已经无法改变,被收养的命运。

  而贫穷的奎妮两口子,如果双胞胎顺利降生六个孩子对他们的家庭是个怎样的负担,但我相信他们仍能用生命爱护他们的孩子。但他们被掠进田纳西儿童之家后,也只能祈祷奎妮的孩子们能有幸遇到好人家,可以在失去父母护佑之后能得到必要的温暖和关怀。当梅·克兰德尔出现是,我就觉得她算是那帮孩子里的幸运一员。她的故事,分别从成年和童年的视角来关注贩卖儿童事件的不同阶段,很多细节引人思考和良知叩问。好像读到这个阶段会去想:到底把孩子放到富裕家庭里成长,还是跟着原生态的贫穷家庭成长更好呢?其实一旦脑海中出现了这种疑问,就说明内心已经被田纳西儿童之家蒙蔽,陷入一个伪命题中。而真正该关心的应该是孩子的意愿,在孩子心里更依赖的恐怕是亲情,而不是物质条件。

  到底是跟贫穷的原生家庭成长,还是被安排到物质条件相对优越的家庭成长更有利,这是站在成人角度,而且是牟利角度所想的问题。其实这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即使父母极度贫困,孩子也并没有因为物质贫困而减少对父母的依赖和亲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家庭伦理,但是贩卖孩子与生活中收养孤儿是不同的概念,所以,打着为孤儿寻找收养家庭的旗号却干着贩卖儿童的勾当,这是多么可恶,多么罪恶。

  物质条件不好的家庭配不配有养育孩子的权力?这个思考从小说开头就开始就隐隐显现,梅·克兰德尔就是老年的奎妮的大女儿,她显然是有故事的人,她非常谨慎地守着这个故事,一直寻找那个值得分享她故事的听众,表面上是一串手链,将她和朱迪奶奶的身世牵出,而实际则是童年的亲情记忆,使得她一直没有放弃渴望与姐妹相遇。但她们的相遇却不是大团圆结局,童年遭遇的伤害是终生的,她们表面上各自有了体面的身份,可是内心仍然是那个被抢掠贩卖的小女孩。

  在田纳西儿童之家的遭遇,伴随她们的恐惧一直没有退散。这条黑暗产业之所以能够顺利发展,也因为买家的存在。那些渴望有孩子的富裕甚至有地位的家庭,既想要个孩子,也像想要个永远属于自己的孩子。不惜用大量金钱来掩盖孩子的身世,却无视自己正用行动助长罪恶扩散。不更谈不上谈他们对收养的理解,他们的行为就是占有。单从抢掠贫弱母亲的孩子这种现象,她们成为无资格养育自己孩子的人。这故事就来自曾经的社会丑闻,当人们不再摒弃丑陋人性,一些披着善意的罪恶行为将把人世间的美丑善恶统统混淆。我相信在收养家庭里也有真诚爱惜孩子的,可是作为买家,他们客观却上加速了这个罪恶产业的发展。我想维护这社会的正常人伦的,不仅仅要依赖国家法律,更要依赖道德人心,还有对物质欲望的及时节制。

  《守护者》读后感(三):人类的束缚与生命的广阔

  阿米尔说过:赞美童年吧,它在我们尘世的艰难中带来了天堂的美妙。无论是在心理学范畴中,还是人们的认知里,童年都应该是最美好的时光,是一个人生命航程之始,是生命赋予一个人的礼物,可是在我们不断发展的社会中,儿童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这本《守护者》就为我们揭开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有关收养儿童的历史事件。

  1939年的美国,小女孩里尔本来和一家人生活在一条大河的船屋上,有着快乐而疼爱自己的父母,以及可爱的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可是母亲难产入院之后,他们的世界瞬间崩塌,父母杳无音讯,而五个孩子被警察带走,送入一所儿童之家。她们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2019年,女律师艾弗里参加一次养老院活动时,结识了一位神秘的老人梅,而老人背后是关于她的身世秘密。她的好奇心与渴望知道真相的勇气,驱使着她寻访着一个又一个人,以及背后的真相。

  这是最近接连看的第二部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所写的小说,相比起《白城恶魔》时间同步的两条线叙事,《守护者》选取的是不同时间段的两条线索叙事。一条是处于1939年的儿童之家发生的悲剧,一条是2019年艾弗里在逐渐接近真相,也找到自己。当书中两条线索叙事不断交错推进的过程中,我们也离真相越来越近,在现代文明的社会中,乔治娅·坦恩强抢、欺骗获取孩子再进行买卖的罪行竟然能够持续那么多年,得到那么多人的协作,而不被发现,这件事本身比单独一个人的恶行更可怕,甚至当事件曝光之后,政府也没有将受害者的资料公之于众,所以受害者也永远无法回归家庭。这件事本身令人惊骇。

  同样令人悲伤的是,即使是亲姐妹,即使之后她们已经相认,即使她们已经成为成年人摆脱了乔治娅·坦恩,也无法堂堂正正地承认这种关系,无法生活在一起,因为她们落入了新的束缚,限于自己的“显赫家族身份”,惧怕社会无法接纳这种“丑闻”,不能让这种损害家族荣誉的事情发生,甚至家族的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围绕着维护家族荣誉与政治前途设计着。无论是订婚仪式,还是奶奶被送到什么样的养老院去生活。这与田纳西儿童之家的故事发生在不同的时空,却有着相似之处。田纳西儿童之家是将儿童物化,将孩子当成商品货物来强抢买卖,而处于现代社会中的斯坦福德家族的成年人们也都被束缚着,朱迪奶奶只能每周偷偷摸摸地出行不知所踪,艾弗里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为父亲与家族事业奔波,这本无可厚非,可是这到底是不是她内心深处想要的呢?相比起儿童的身不由己,是否这些成年人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呢?这本书中令人辛酸的故事背后,其实讲述的是我们人类创造的对于自己的无所不在的束缚。

  看完这本书,不禁想着,谁才是每个人生命中的守护者呢?我想是爱吧,是对于爱着的人执着的守护,塞拉斯守护着里尔,而里尔守护着妹妹弗恩,当成年人都无法守护儿童的时候,他们对于承诺的执着,对于亲情的守护令人动容,我想女性也是人类的守护者,这是一本以女性为主角的书籍,书中的女性,梅、艾弗里,她们都是善良勇敢的,是敢于挺身而出承担责任的,也是敢于守护亲人与爱人的,但是更加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守护自己的内心,当所有的苦难都已经远去,梅与姐妹们学会了倾听自己内心的乐声,并且试图去对抗规则与制度,并按照自己的内心生活下去,走出浅湾,去探寻生命无尽的广阔。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关于阅读这件小事儿

  《守护者》读后感(四):如何把震撼人心的历史事件写成八点档狗血连续剧

  这是一本通俗小说,如果给它起一个UC小编式的标题,大概是这样:

  “奶奶的秘密文件深埋惊天身世!美国南部贵族女孩打破河流的诅咒!!她悔婚富家贵公子、爱上的平民男主角原来也有神秘身份!!!”

  这本小说讲的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八点档狗血连续剧。所谓的神秘身世,其实来源于美国田纳西儿童之家的真实历史案件:

  负责人乔治娅·坦恩一生致力于把穷苦人的孩子从父母身边拐走,暂时安置在宛如人间地狱般的儿童之家,然后高额卖给特权阶层收养。她长袖善舞、精于生意。一方面,她善于寻找保护伞,以至于案发之后的调查都屡受阻挠;她的客户名单上至包括州长、好莱坞明星,下至基层警察。另一方面,她也善于发财,常常威胁养父母要把他们已经领养的孩子带走,以此敲诈勒索他们。

  此外,她更擅长钻法律空子,以弱势群体为作案目标——“单身母亲,贫困的父母,精神病房中的妇女以及通过福利服务或产科诊所寻求帮助的人”,以套路贷式的法律手段为武器——“亲生母亲由于产后镇静剂的作用还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就被人诱骗在各种手续上签字,被告知要将孩子移交给他们临时看管,这样才能确保孩子得到良好的治疗,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就简单地被告知她们的孩子已经死了。”“在儿童之家苛刻的监护条件下活下来的那些孩子—那个年纪的孩子通常对以前的生活还有记忆—一讲到他们当初不是被人从家中的门廊上拐走,就是上学的路上被人从路边掳走,当然了,也有的是被人从河上的船屋里带走的。基本上,如果你是个穷人,不管你是住在孟菲斯市附近,还是在那里短暂停留,哪怕只是路过,你的孩子都有被拐走的风险。”

  乔治娅·坦恩认为自己在做善事,在她看来,她的工作是一种美德——“把孩子们从底层父母的手中夺走,是因为那些父母养不好孩子,因此才把这些孩子送给‘高级’的人家去抚养”。至于在这种运送中产生了多少起婴幼儿的死亡,多少孩子“后来被送进了收容所,在那里被无视,被猥亵,被虐待,被当成物品一样对待”都被她一笑而过了。

  有这么值得讨论的历史事件为基础,要把一本小说写得平庸几乎都是很难的。历史事件中提供的每个关键词都延展出关于人性和社会的深刻讨论——美国的南北差异、阶层差异、“河上的吉普赛人”、儿童福利、领养制度、政法界的关系网……然而作者就是有能力把这么一个震撼人心的历史事件写成八点档狗血连续剧。她采用的叙述逻辑是双时间线+多人物第一视角叙述,读者会从若干个人物的视角不停切换在历史和现在之间。历史时间线描绘了福斯姐弟被从船屋中掳走、塞进《简爱》寄宿学校式的儿童之家饱受虐待、姐弟失散于不同领养家庭的故事。现代的时间线则是美国南方老牌贵族女孩发掘奶奶失去的记忆、找回这段被贵族未婚夫视为“不光彩”的历史,最终决定于未婚夫决裂的故事。从阅读体验上评价,这本小说更像是一个剧本雏形,如果被Netflix排出来应该会是一部不错的电视剧。但作为文学来评价,本书的语言实在是累赘而朴素,无法给读者带来情感上的触动、更不要说共情了。作者的写作功力白瞎了一个好故事,把一个原本可以扣动心弦、震撼人心、让人手不释卷的故事,讲成了温吞、冗长、平淡的八点档狗血连续剧。

  当然作者偶尔还是有一些灵光一闪的句子的,虽然这些句子的睿智和美感依然远远没有达到触动心弦的程度,充其量隔靴搔痒,让人不慎痛快: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饭的时候,詹姆斯没有出现。普尔尼科太太站在餐桌旁边,手持一个木勺子,在自己肥厚的大手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她说詹姆斯被送去了某个地方,在那里,男孩子必须自己赚生活费,不能再依靠田纳西儿童之家的善意过活。“一个男孩到了这个年纪,知道追女孩子了,也就应该出去工作了,同时也就不会有好人家想收养他了。墨菲太太绝对不允许这里的男孩和女孩之间再发生这样的行为。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

  这一段叙述让人想起尼尔波茨曼的《童年的消逝》。可惜作者在灵光一闪之后再也没有就这个话题做任何发掘。

她在那里翻了一分钟左右,终于递给我一本马克·吐温写的《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我不禁惊叹这正是我要找的那本书。我们从来没拥有过它,不过布里尼跟我们讲过很多关于汤姆·索亚、哈克贝利·费恩还有印第安人乔的故事。马克·吐温是布里尼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小时候经常读这类书,有时候都能让人误以为汤姆·索亚跟他是朋友呢。

  作者非常喜欢堆砌细节,善于建造视觉场景,然而在这些细节的汪洋大海里却很少建立有意义的隐喻。当《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终于出现的时候,作者终于长了一点脑子,找到了一个本可以大加利用的文学元素来作为隐喻。如果这个隐喻用得好的话,其实完全可以把目前的八点档又臭又长连续剧变成《使女的故事》这样精彩的叙事。可惜作者缺乏阿特伍德的文学素养和写作天分,甚至连同类素材的《孤儿列车》都比不上。同样是现代和历史同步展开的双重时间线,同样是多人物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故事,《孤儿列车》至少找到了震撼人心的印第安女性历史herstory作为核心隐喻来把整个故事在骨骼和深度上都撑了起来,瓦班纳基人轻装上阵面对人生痛苦和磨难的生命哲学完美呼应了现代时间线女主角对自我身份的迷失和重新建立。我读《孤儿列车》的时候并没觉得那本书写的有多少好,至少肯定无法达到阿特伍德的杰作程度。但跟这本《守护者》相比,至少《孤儿列车》还能被称为文学,而这本《守护者》,非常可惜地停留在了狗血八点档。

  再说一个让我匪夷所思的翻译:

  第237页

现在我的手上就戴着订婚戒指,不过戒面是公主方的奶奶绿,所以别人不一定知道这枚戒指不仅仅是件饰品。

  我不懂宝石,我只知道祖母绿,有没有专家能告诉我”奶奶绿“这个名词现在宝石行业已经是一个可被接受的名词了吗……?

  最后替这本书找补一下,我觉得作者写得还是认真的,她没有在故意糊弄人,单纯是写作功力不行、思考深度不够、技巧不足、缺乏天分而已。我是一个对阅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所以会觉得这本小说有点浪费生命。但对于更多喜爱通俗文学、对文学性和深度没有太高要求的读者而言,这本书至少能给你一个还算好看的八点档连续剧。所以,喜欢八点档连续剧的读者,不妨读一读此书。

  《守护者》读后感(五):好莱坞贩童者:一个将儿童卖给明星们的罪恶故事

  这本书源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而这段历史改变了美国的儿童收养制度。

  这本书源自于一段真实的历史,而这段历史也影响了美国的儿童收养制度。

  美国1920-1950年期间,以乔治娅·坦恩为首的“田纳西儿童之家”孤儿院,打着慈善的名义,实际干着拐卖儿童的勾当。乔治娅·坦恩是孤儿院的院长,她贿赂医院、警察、法官、政客等公权力,将贩童生意做的天衣无缝。

  30年期间,她贩卖了近5000名儿童,而其中有很多孩子并不是孤儿,只是家境并不富有。然而,坦恩将他们拐走,带到孤儿院虐待、囚禁,甚至是猥亵他们,不听话的孩子直接让他们消失,听话的孩子以物品的形式将他们登报广告,卖给富人家庭,并收取高额的抚养费。

  这件事直到1950年才被曝出,上千个家庭一夕之间家破人亡。2019年,美国作家丽萨·温盖特经过大量实地调查和走访,将这个故事改编成一部历史小说Before We Were Yous,并由全球知名的企鹅出版集团出版。小说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登上了美国各大畅销榜,近半年时间里都盘踞在美国亚马逊网站畅销榜TOP50之列,《守护者》的简体中文版,现由中信出版社引进并推出。

  这桩隐匿多年的贩童丑闻,《每日邮报》曾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下文是笔者对报道的编译,以方便给读者一份全面的了解与认知。

  编译自《每日邮报》报道

  原文链接: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1131282/The-Hollywood-Baby-Snatcher-The-sinister-story-woman-stole-children-sold-stars.html

乔治娅·坦恩本人

  当阿尔玛西普看着她的孩子在她小公寓角落的小床上咳嗽时,感到越来越绝望。

  作为田纳西州的一位单身母亲,她负担不起十个月大的伊尔玛的医疗费用。这时,突然而来的敲门声预示着她命运的转变——门口站着一个头发灰白、戴着圆形无框眼镜、表情沉闷的女人。

  当她解释说,自己是当地一家孤儿院的院长并前来提供帮助时,她表现出了权威。阿尔玛赶忙把她病重的孩子给这位女士看。

  为了得到免费治疗,这位妇女在检查婴儿时主动提出,要在当地医院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送走。她警告阿尔玛不要陪着她,并解释说:“如果护士知道你是母亲,他们会起诉你的。”

  把孩子从帆布床上抱起来,那个女人转身便消失了。两天后,阿尔玛被告知她的孩子死了。

  事实上,伊尔玛被飞机运到俄亥俄州的一个收养家庭。从此,阿尔玛45年内都未再见女儿。

  然而带走伊尔马的女人并不是她的救世主,而是个偷婴儿的贼。

  30年来,乔治娅·坦恩靠贩卖儿童赚了数百万。她通过贿赂腐败的法官和政客帮助她偷孩子。她还以放学回家走在路上的孩子为目标,承诺给他们冰激凌来引诱他们离开家。

  法律文件上会被签署说他们是被抛弃了,并且大多数的孩子之后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家人了。

  现在,她的故事在一本书中被揭露了。芭芭拉·比桑茨·雷蒙德在与幸存的受害者进行了艰苦的联系,并通过档案进行了法医调查后,计算出坦恩卖掉了5000多名儿童,并因疏忽而杀死了数十名儿童。

  在她经商期间,孟菲斯的婴儿死亡率是全美国最高的。

  坦恩还猥亵了一些在她照顾下的女孩。

她向那些渴望成为父母的夫妇收取费用

  一些受害者被当作未成年的农场工人或用人出售。还有一些孩子被挨饿、被殴打和被强奸过。其中有一些幸运儿被卖给了富有的父母,好莱坞明星包括拉娜·特纳和琼·克劳福德( 美剧《宿敌》中的原型 ),她领养了双胞胎凯西和辛西娅。

好莱坞女明星琼·克劳福德及其双胞胎养女,然而并不是所有被卖的儿童都如她们一样幸运

  一些孩子作为广告被刊登在杂志文章中,甚至很多孩子被送往英国很多家庭。

  那么,谁是乔治娅·坦恩,她怎么会毁了这么多人的生活?

  1891年出生于密西西比州的胡桃木郡,她的父亲乔治是一名高等法院法官,母亲比尤拉是一位南方的美女。但是,在他们豪华的房子里,一切都不太对。

  坦恩的父亲是个傲慢、专横的花花公子。从很小的时候起,乔治娅州就开始对她那刻薄的父母感到失望。

  她有着宽大的肩膀,爱穿法兰绒衬衫和裤子:当时女人这样穿衣服是不能被接受的。一场车祸使她的左脚变成了跛脚。

  社会工作是坦恩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接受的职业之一,尽管她对弱势群体没有什么同情心,但她认为这是从她那死气沉沉的家中逃离的一条路。

  她发展了自己的社会理论。她用优生学的语言描述富人是“更高级的人”,这种语言将在纳粹德国的恶名昭彰的效果中得到呼应。

  她认为在大萧条时期贫困的年轻妇女是“饲养员”,私下里把她们称为“奶牛”。她辩称穷人没有适当的教养。

  在密西西比儿童之家协会找到一份工作后,她开始将自己的信仰转化为行动。

  当时,收养在美国很少见,坦恩认为将改变这一点。

  起初,她只是把孤儿送去领养。但很快,她意识到她可以通过向那些渴望成为父母的夫妇收取高额费用来赚钱。

母亲们被错误地告知他们的新生儿已经死亡

  到1920年,坦恩利用不健全的领养规定漏洞和父亲担任法官的地位,开始安置她从贫困妇女那里绑架的孩子。

  罗丝·哈维是她的第一位目标母亲之一。1922年的一个春天的早晨,坦恩开着她的福特车去了密西西比州贾斯珀县的一个小木屋。

  睡在里面的是怀孕的罗丝,她年轻、贫穷、寡居并且患有糖尿病。她两岁的儿子奥尼克斯正在后院玩耍。

  坦恩把那个健康的黑发棕色眼睛的男孩吸引到她的车里。她的父亲签署了法律文件,宣布罗丝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奥尼克斯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他被安置在一个收养家庭。罗丝聘请了一名律师,但无法重新获得监护权。

  1924年,坦恩开始在田纳西州儿童之家协会工作,在那里她把兼职的抢婴变成了大生意。

  “我仍然能听到她走下走廊的声音。她有一双大脚,穿着黑色系带鞋。”一位儿童之家的前居民说。

  她总是上楼去看孩子们。他们会越来越多的。他们马上就会被送走。”

拉娜·特纳及其养子

  坦恩得到了孟菲斯腐败而有权有势的市长爱德华赫尔克拉姆的保护,并最终在杨树大道1556号建立了自己的孤儿院。

  到那时,她已经遇到了她的女同性恋伴侣安·阿特伍德·霍林斯沃斯,她帮助坦恩在全国各地运送婴儿,尽可能远离他们的亲生父母。

  1922年6月,坦恩收养了一个女儿。琼的女儿维奇说:“母亲说乔治娅·坦恩就像一条冰冷的鱼;她给了琼物质上的东西,但没有其他东西。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费心收养琼。”

  到了20世纪30年代,坦恩向富有的夫妇收取了高达10万英镑的婴儿抚养费。那么,她是如何安排一个密不透风的网络来贩卖孩子呢?

  在有些情况下,单亲父母会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去——但当他们回来接孩子时,会被告知他们的孩子已经被福利院人员带走了。

  坦恩为父母有困难的孩子提供住宿,并把他们的目标锁定在她能找到的最漂亮的婴儿身上,给他们穿上蕾丝套装,以满足未来的客户。

  大一点的孩子会被要求“坐在那个男人的腿上,叫他爸爸”。

  新生儿最受欢迎。坦恩还贿赂了妇产科医院的护士,她们假装告诉那些刚刚生产完的母亲,她们的孩子已经死了。

  艾琳·格林记得有人告诉她孩子是死胎。“但我听到他哭了!”她提出抗议。她要求看尸体,但却被告知尸体已“处理完毕”。事实上,乔治娅的手下抢走了这个孩子。

坦恩会伪造出生证明

  玛丽·里德是个典型的受害者。1943年,她18岁,生了一个男婴。当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给她一张要签名的“例行文件”时,她几乎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陷阱。

  当玛丽来找她的孩子时,孩子已经在新泽西了。

  她雇了一名律师,但仍未能把孩子带回来。坦恩会修改孩子的记录,伪造出生证明,使他们对未来的收养者更有吸引力。

  他们的母亲会被描述为“医生的女儿”,她意外怀孕,而父亲则是“医科学生”。

  她改写了孩子们的年龄,使他们显得早熟——并阻止他们被追踪。

  一些青少年被认为让他们的收养家庭失望。乔伊·巴纳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告诉她:“我花了500美元买你——我可以少花很多钱买到一只好猎狗。你来自地球上最低的浮渣。”

  1925年,后来她发现自己被一个住在游艇上的家庭偷走了。

  许多儿童受到虐待。吉姆·兰伯特和他的三个兄弟姐妹在1932年被坦恩从他们的母亲身边带走。

收养孤儿仍然盛行于好莱坞:布拉德·皮特与安吉丽娜·朱莉收养了三名儿童,但幸好邪恶的乔治娅·坦恩如今已经不再作恶

  他被收养的芝加哥夫妇后来离了婚,吉姆的继母曾将他用地下室的钩子吊了起来。

  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最终找到了他们的生母,结果发现她已经死了。在她的圣经中,除了她被偷的家人的名字之外,她还写道:“失恋母亲的孩子。现在没有人爱我了。”

  他后来说:“我感到愤怒、沮丧,好像我被欺骗了一辈子。”

  比利黑尔回忆说,他坐在豪华轿车里哭着被一辆车从母亲身边带走,车上有两个穿黑衣服的女人。

  他亲爱的养父养母一再向他保证,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他的童年,他遭受了看似无缘由的愤怒。仅仅几年后,当他调查自己的背景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是正确的。

  他找到了他的母亲莫莉,但她的哥哥告诉他,她八年前死于癌症,在最后时刻还在呼唤着她的儿子。

  有人告诉他:“比尔,她一辈子都在找你。”

她是个冷血无情的恶魔

  到1935年,坦恩已经在美国各州安置了孩子。一位认识她的社会工作者说:“她不考虑孩子们在收养家庭中是否快乐。她想亲手抓住每个孩子。”

  最令人不安的案件是年轻的单身男子收养孩子——比桑茨·雷蒙德怀疑他们是恋童癖者。

  为了赚更多的钱,坦恩开始在当地报纸的头条标题下刊登“乔治娅的圣诞宝贝广告”、“想要一份真正的,活的圣诞礼物吗?”

  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公关人员,她做了关于收养的讲座,声称被收养的孩子“比出生的孩子好”,她说:“我们的过程是有选择性的。”我们选择孩子,选择家。”

  她在全国性媒体上被称赞为“领养法中最重要的指导方针”。

  埃莉诺·罗斯福就儿童福利问题征求她的意见,杜鲁门总统邀请她参加他的就职典礼。

  但到了1940年,由于城市婴儿死亡率不断上升,一些人对坦恩产生了警觉。

  “她是个冷血无情的恶魔,”一位试图遏制她的儿科医生说。“她变得越来越猖狂,她拥有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她傲慢自大,坐着一个穿制服的司机驾驶的凯迪拉克车到处转悠。她吓坏了所有人。”

  到1950年,官员们开始了一项迟来的对坦恩生意的调查。国家调查员罗伯特·泰勒报道了坦恩孤儿院发生的恐怖事件,她说:“她的孩子像苍蝇一样死去。”

  婴儿们在闷热的天气里,被关在可怕的环境中。有些孩子在被出售前一直服用镇静剂。许多孩子病了。有些孩子遭到性虐待——坦恩对年轻女孩施暴,一个男性看护人会带小男孩到树林里。

  一位新闻记者相信他看到一具尸体埋在花园里。

  1945年,一场痢疾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造成40至50名儿童死亡。

在坦恩手上所受的伤害无法弥补

  收养网络正在关闭,但坦恩逃避了司法审判。田纳西州州长在坦恩因癌症去世三天前,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透露,坦恩并不是她自称的“领养天使”。

  他没有提到悲伤的父母或死去的婴儿,而是把重点放在她在接受国家资助时获得的非法利润上。

  对那些在黑市婴儿交易中合作的腐败政客们来说,坦恩的病太重了,无法接受有关她的罪行的讯问。1950年9月15日凌晨4点20分,她死在了她的四柱床上。

  她的受害者最后如何了?许多人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家人——坦恩的罪行曝光后,他们没有试图让孩子们回到他们的原生合法家庭。

  他们的出生证明和收养记录只有在经过长期斗争后的1995年才被授予使用权。有一小部分人和他们的亲生母亲团聚了,但他们在坦恩手上所受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在坦恩走进公寓45年后,阿尔玛·西普尔终于找到了伊尔玛,但她们再也无法建立长久的关系了。

  “只有失去孩子的人才能知道这有多可怕,”阿尔玛说。“我心里有一个永远不会填满的洞。”

文章标题: 《守护者》读后感10篇
文章地址: http://www.yfkitchen.cn/article-95-201854-0.html
文章标签:守护者??读后感
Top